当前位置:首页 > 每日要闻 >中国央行摆出严密防守阵型 稳利率以维持货币政策独立性

中国央行摆出严密防守阵型 稳利率以维持货币政策独立性

文:汇讯通 时间:2016/01/22 16:13来源:FX168

汇讯通1月22日讯——稳定人民币汇率无疑是中国央行当前货币政策的重点,虽导致外汇占款巨幅下降并致流动性抽紧,但央行以实际行动表明,目前其宁愿以短期限工具提供对冲,也不愿在春节前降准。

分析人士并指出,当前央行力保本币短端利率稳定,是为了坚守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在中国经济转型乃至全球市场都处于动荡状态下,此举不失为最佳防守阵型;这也是“三元悖论”下央行的被迫选择,但长期汇改进程不会改变。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强调,“汇率稳定是央行现阶段的重要目标,如果降准导致利率过快下降则无助于该目标的实现。”

央行数据显示,2015年全年新增贷款11.72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多增1.81万亿元;当年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3.3%,超过年初12%的政策目标。当年全口径外汇占款减少2.82万亿元人民币,创年度纪录跌幅。

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认为,降准与否取决于货币供应的整体情况,从2015年的M2增速、新增贷款等指标来看,中国货币环境仍然宽松。

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周四称,过度采用降准的措施或导致对短期利率下行压力过大,不利于稳定资本流动和汇率。

中国国际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也认为,一味释放流动性无助于解决实体经济需求疲弱问题,“降准肯定是会有,但央行怎么去掌控这个节奏很难估计。从全年看,保持和去年一样的4-5次还是有必要的。”

央行去年共五次降准(包括定向),其中前三次(2月、4月、6月)均发生在前月(1月、3月、5月)M2增速低于12%之时。

**货币政策独立性增强**

央行毫不理会市场对降准的“声声呼唤”,反而持续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SLO(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逆回、常备借贷便利(SLF)等中短期操作工具替补外汇占款缺口、缓解流动性阶段性紧张,长远看有利实现货币政策主动权重归央行的目标。

“外汇占款只是货币供应量的一个组成部分,(央行)有很多对冲工具。”向松祚说。

本周起央行采用等多种方式投放资金,除总额高达5,550亿元的逆回购外,央行周一和周三分两次进行总额2,050亿元的SLO,周二和周四进行总额7,625亿元MLF。加上800亿元国库现金定期存款,再扣除2,400亿元的逆回购到期和当周到期的SLO,本周共净投放13,07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MLF等创新工具大量使用,也彰显出央行孜孜不倦地追求可控的基础货币投放,增强货币政策的独立性的同时,构建利率走廊价格调控模式。

央行资产负债表显示,对银行的再贷款占基础货币的比重在近三年逐渐走升,从2013年的5%升至现在的10%左右,并在去年11月末达到11.4%的三年高点,显示基础货币供应结构正在改变。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赵锡军指出,利率市场化的推进也需要央行建立不同期限资金的利率水平,为将来货币政策工具从数量型向价格型做准备。

央行周四公告称,为保持春节前后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对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开展常备借贷便利(SLF)操作,按需足额提供流动性支持,积极发挥利率走廊上限作用。隔夜、七天和一个月SLF利率分别为2.75%、3.25%、3.60%。

**短期资本流动监管难碍汇率市场化改革**

从货币政策四大目标来看,当前国际收支平衡首当其冲,“三元悖论”下央行不得不采取维稳外汇市场、打击跨境套利、加强资本流动监管等措施;但长远看,汇率市场化和资本账户开放方向不会改变。

方正中期研究院研究员季天鹤指出,人民币国际化和汇率稳定是央行在国际收支上面临的主要矛盾。央行可能更想扩大汇率波幅,但如果连境内投资者都不习惯人民币波动和对冲,人民币国际化后不过是多了一个波动的来源,并不能持续。

“因此央行在跨境方面的约束是希望能够稳定市场,先稳定汇率、争取时间,让市场熟悉情况。”他说,“央行也在做其他工作,比如让境外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他们也需要熟悉人民币在岸市场,尤其是在岸的OTC市场有很多自己的风格和特点。”

路透稍早独家报导称,央行正在对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资金池业务流出强化短期监管,要求部分省份商业银行跨境人民币资金池业务,任何时点人民币净流出额不得大于零。此前,央行先后采取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放执行正常存款准备金率等措施,缓解资本净流出压力。

赵锡军表示,考虑到目前国内市场较为脆弱,投机资金频繁流动的影响会放大,央行会首先考虑稳定市场预期,包括一些管制措施,慢慢消化非理性因素。

向松祚认为,未来货币政策会更多考虑国际资本流动因素,流动性管理手段会更加灵活、工具更加丰富;汇率实现双边波动,但保持盯住一篮子货币的稳定。

在鲁政委看来,一方面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后,中国需提高在国际金融治理中的话语权;另一方面,今年是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的第15年,面临能否取得WTO市场经济地位的问题,“汇率市场化是绕不过去的,仍会继续推进,但过程会有快有慢。”


返回顶部